移动版

中国高科研发费里花招多

发布时间:2020-03-02 11:26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文

1月22日,中国高科(600730)(600730.SH)发布一则预亏公告,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 2019 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0万元至-8250万元。

事实上,从公司近两年的财报中,不仅能看出公司亏损的原因,还能发现,为了尽可能地实现利润为正数,公司的财务人员使用各种“财技”来进行修饰,甚至通过在研发费用上做文章,少缴所得税也能增加一点点净利润。

作为一家1996年上市的老牌公司,最初是向各大高校定向募资成立,当时主要经营房地产建设和出租、仓储物流等业务。2015年起,公司开始切入职业教育领域。2018年,公司教育业务营收超过5500万元,成为当时最大的营收来源。但公司曾经的核心业务房地产销售和租赁,以及新增的贸易业务,不断萎缩,均被剥离。2019年的半年报显示,公司仅剩教育和仓储物流业务。

业务不断萎缩,也难怪公司想尽办法对财报进行修饰。

或有负债的来龙去脉

2020年伊始,在线教育井喷,但是中国高科并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公告显示,公司中止收购英腾教育49%股权,并计提了2811万元的预计负债。

英腾教育是中国高科持股51%的控股公司,具有实际控制权。按理说不应该出现预计负债,但是在之前的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若英腾教育开始进行摘牌程序后,因任何非英腾教育及/或原始股东原因,中国高科主动单方拒绝完成本协议项下任何一次收购的,则中国高科应向原始股东赔偿履约证明金的 35%(2811万元)作为违约金。

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公司签订的这个股权转让协议有点匪夷所思,甚至有输送利益的嫌疑。

公司收购控股公司剩余股权,董事会通过后,竟然被大股东否决。这样的做法不太符合常规逻辑,因此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更是让投资者难以理解。

对此,上交所也发去了问询函,虽然公司做出了解释,但一句“公司及董事会将积极维护公司及股东利益”,显得非常牵强。

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亏损

除了或有负债的影响,公司亏损还有两个原因:

一是,委托理财的收益下降。2017年起,公司购买理财产品金额超10亿元,2018年理财收益高达7700万元。公司购买理财的资金主要来自发行的8亿元债券和向金融机构借的600万美元借款,同时,公司2017年、2018年的利息费用也分别超过8000万元和7000万元。这说明公司对资金的利用效率比较低。

二是,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公告显示,公司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增幅不大,预计较上年度对利润贡献金额减少 3700 万元左右。

根据会计准则规定,投资性房地产是一类特殊的房地产。用来销售和出租的房地产,可以使用投资性房地产项目核算。有两种会计处理方式:一种是和普通的固定资产相同,按年限计提折旧,抵减当年的利润;另一种是不计提折旧,并且在出具会计报表的时候,按照当前市场价进行评估,评估增值计入公允价值变动损益。

中国高科选择了第二种核算方式,在房产不断增值的情况下,公司每年坐拥评估增值带来的收益,2018年仅此一项增加利润4286万元。2019年房地产市场形势不佳,公司预计该项增幅有限。

从中不难发现,公司净利润不高,大部分利润来源都是评估增值等非经常性损益。财报显示,自2016年以来,公司已经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研发费里花样多

2018年9月21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科技部联合对外发布,中国将提高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这一税收激励政策旨在进一步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支持科技创新。这是在2015年试点的面向中小科技公司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基础上,全面延伸到所有公司的一项税收优惠政策。具体的操作方式是,允许公司的研发费用按照175%的标准抵扣所得税。

一般来说,两大类企业研发费用比较高。一类是计算机相关行业,另一类是医药类行业。在A股市场中,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超过20%的,绝大多数都是这两类企业。

但是,中国高科的研发费用竟然占营收的22%以上,是因为公司开发出高科技的产品了吗?然而财报显示,公司的专利和软件增加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研发费用都是做什么的?

原来,中国高科的绝大多数研发费用都是研发人员的工资。

实际操作过程中,研发费用的判断标准很难掌握,税务人员对企业的研发情况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以中国高科为例,账面显示公司的研发费用均来自英腾教育。那么公司都将什么计入研发费用呢?

首先是将人员工资列入研发费。作为一家从事房地产租赁和职业教育的企业,以教育软件为理由,将教育相关的员工均算作研发人员,并将其薪酬计入研发费用。

根据《企业研究开发费用税前扣除管理办法》规定,研发人员主要包括研究人员、技术人员和辅助人员三类。但是对于税务人员来说,标准很难掌握,大多数情况下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次是研发项目难确认。科技类企业从事的领域五花八门,税务部门并没有相应的人才,所以在判断企业研发项目的时候,很难准确认定公司的项目是否真的研发。比如,中国高科虽然支出了较高的研发费用,但是并没有产生研发成果,公司通过研发支出结转的无形资产也不过是外购的软件。

还有差旅办公等日常费用。公司财报显示,有一少部分差旅费、办公费也被计入了研发费用。从税务规定上看,研发人员发生的相应费用理论上是可以计入研发费用进行加计扣除的,但是如何核查却依旧是个难题。

最后是无形资产摊销的秘密。在公司的研发费用里,有一部分显示为无形资产摊销。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的无形资产主要来自并购英腾教育,以软件著作权为主。英腾教育的软件著作权又是什么构成的呢?通过列入研发费用的项目可以了解,依然是以研发人员的工资为主。

也就是说,英腾教育的研发支出,相当一部分进行了资本化,而这部分资本化的研发支出,其实还是工资。资本化的好处是延缓了进入损益的时间,当年的利润表变得好看。

综上来看,为了鼓励企业创新,税务部门为研发支出提供了诸多税收优惠,但是由于税务人员在技术方面的专业素养不足以及企业自身的素质等原因,在实际操作中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给一些不符合条件的项目开了绿灯。

入不敷出的现金流

衡量一家企业是否“真”的赚钱的标准,不是净利润,而是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这个指标代表了公司回款的能力,如果经常为负数,说明公司的经营成果并没有转变成现金。从这个角度看,中国高科并不是一家优秀的公司。

历年财报显示,2014年以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就经常为负数。截至2019年三季报,累计超过-5.4亿元。从现金流量表看,公司的经营状况早就入不敷出,近年来的收购也没有从本质上改善公司的现金流。

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还有一定的迷惑性,在核算现金流量的时候,将上千万元的利息收入也纳入经营性现金流入,这和传统的将其计入筹资性现金流入不同,所以公司实际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更为糟糕。

在适用会计准则核算的时候,不同的企业对准则的理解不同,会导致一部分相同的业务计入到不同的会计科目,这属于正常现象。

步履维艰的大股东

2月18日,公司发布公告,声称收到大股东方正集团的告知函,方正集团于近日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北京银行向北京一中院申请对方正集团进行重整。

方正集团资金周转困难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根据上海清算所发布的公告,截至2019年12月2日的兑付日,“19方正SCP002” 超短融债券,方正集团未能及时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也没有按期足额偿付本息。

如果方正集团进行重整,集团旗下的6家上市公司,方正证券、方正科技、北大医药、中国高科、方正控股、北大资源将更换大股东。

对于处于困境中的中国高科来说,已经无暇顾及大股东的状况,如何自救才是公司管理层最关心的事情。

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只有894万元,归母净利润只有183万元。而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带来的税收优惠,差不多也有上百万元,为公司的净利润“贡献”出了一份力量。

在公司经营没有本质改变的情况下,这种靠财技维持业绩的手段并不持久,2019年终于陷入亏损境地。随着公司大股东的重整,以及核心业务经营能力的丧失,公司的未来前景暗淡。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